Sea海妮妮

关于何尚尚何的都已完结。

算是给梦想的交代

感谢冬奥会给我的机会🥰🥰

常石磊老师真的好温柔

以此留念


Q:七夕快乐

快乐快乐孤寡孤寡

兄弟们


龙獒没有tag吗???我龙獒图往哪发

真的没人喜欢可爱科科吗🥺🥺

藏獒也是狗勾哇😢😢

《海风入梦》宣图来啦!!白菜价加购周边真的不心动吗??8.1开售!!抓紧进群啦

〖何尚〗赛博朋克不相信眼泪④

*赛博朋克.自创.后现代世界观ooc

*是何尚圈的封笔作了,会一起放进本子里

*在霓虹灯中尽情漫步吧。

〖捞捞本子💕 





"我不要你救赎我,我要你爱我。"

 

 

 







 

何九华做梦都想不到,自己一个拾尸鬼居然可以跟义体材料并排坐着吃鸡腿。

 

 

何九华觉得不服气。

 

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起来如此可怜。可能是因为张嘴吃肉的时候撕扯得流了血的嘴角,也可能是因为少年拍了拍他的背让他吃慢点的时候,他想起来,在那边,他根本没有可以亲近如此的亲友。

 

何九华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售卖品。他连尚九熙都不如。

 

少年至少还有一颗心。

 

 

 

富人区的最高境界是更换义体心脏。就像,永动机。小说里的长生不老却是真的实现了。那些纵横交错的道路上,每个人都是一样的面孔。

 

"谁知道他们的心还在不在了。"

 

看着旁边的男人鄙夷的神情里又点了些难过,尚九熙亮亮的眼睛仿佛只想看的更清楚些,便低头凑了过去,把脸怼在何九华的面前。因为他短短十几年人生里确实没有见过这样的人。这样奇怪却悲伤的人。

 

 

何九华被突然挤过来的脑袋吓了一大跳。他上次见这样的情况,还是几年前邻居家的小孩来借锅。何九华觉得可爱,就用食指戳了戳那人的右脸颊。

 

给人推开以后,才发觉自己刚刚干了些什么不符合身份的事。

 

 

尴尬地咳了两声,莫名其妙生气地冲尚九熙喊了两句。随后就把身体直接转了过去,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啃着没吃完的鸡腿。神情高傲,假装傲娇的样子却是把尚九熙给逗乐了。

 

 

却也并不打算戳穿那人铁盔甲下的泡沫堡垒,嘿嘿一笑也转过身去吃起了鸡腿。

 

谁也不理谁,耳边的聒噪又只剩下了狂风的声音,还有黄沙被吹起,砸在洞穴壁上的声音。

 

 

何九华吃完了就坐在那里看天空。等了很久也没听到身后有什么动静。有些奇怪,便偷偷地转头瞟了一眼。

尚九熙睡着了。

 

就依着岩壁睡着了。

 

 

何九华看了看四周黑漆漆的一片,又看了看睡的踏实的尚九熙。

狠狠地皱了一下眉,从背包里拿出一张毛毯给那人盖上了。臭骂了一声,无奈地在尚九熙身旁躺下来,挥了挥身上的黄沙,双手抄在胸前,也闭上了眼。

 

 

"怎么挣个钱还得给他妈的义体当男仆。"

 

 

 

生怕尚九熙跑掉,何九华还把自己的手臂和尚九熙的手臂挎在了一起。谨慎地闭上了眼。

在何九华睡着之后尚九熙甚至听到了身旁人轻微的呼噜声。

 

轻轻翻过身面对他。那人眼下的青黑色仿佛是日夜颠倒的作息搞的鬼。看着这个穿了一身铁甲的人睡得像只狐狸,口水都要流出来,尚九熙就忍不住笑了一下。

漂亮的眼睛也终于闭上了,与那人又靠的近了些。铁甲旁的安全感让他睡的踏实,也实在觉得反差萌很可爱,含着笑意就睡去了。

 

 

 

何九华也没想到,自己居然可以睡的这么死。

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,就有沙子不听话地往眼皮里钻。使劲揉了揉眼睛,才发现这边的天已经大亮。而旁边的沙地上空无一人。

 

 

尚九熙又丢了。

 

 

何九华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从地上撑了起来,困意早就消失殆尽,他惶恐地看着旁边沙土里埋着的,不知谁遗落的名牌。

 

他的猎物被别的猎人掳走了。

 

 

 


何九华离弦的箭一样不管不顾地就冲了出去。背包衣甲就那样被丢弃在洞穴,何九华只身着一身铁甲就往洞穴外跑。

 

他甚至完全不清楚自己该去哪里,对手是谁,是否准备齐全。他只知道他的内心深处在慌张。这慌张几乎要把他的心脏从空中摔下又撕碎。

 

他不知道尚九熙如果落入暴利集团会被如何。

 

何九华深知自己再混蛋也只是为了糊口,而那些被公告屏吸引的自利组织只会趁早将人大卸八块,倒卖黑市,赚取差价,最后再以高价格从黑市将义体买回,装配到自己的身上。一整套流程严密残忍。

 

 

更何况,如果尚九熙落入别的公司,自己可能真的要跟着他一起被做成义体了。

 

何九华一阵恶心,突然一阵头晕眼花跪倒在地。心慌的感觉让他不寒而栗。眼前的事物慢慢变得不清晰了。

 

双手撑地跪在地上,突然发现表层干燥的黄土之下,湿土层还保留着一道车痕。何九华用手急迫地把覆盖的黄土扫开,勉强撑住身子站起来,顺着露出的痕迹向前踉踉跄跄地走。

 

他不知道走了多久。霓虹灯的灯光像永远不会熄灭的太阳,混淆了时间甚至空间,何九华感觉自己的世界里仿佛只剩那断断续续的车辙了。就像一条生命的虚线。他在向生命尽头走一样,越来越狼狈。

 

 

车辙消失了。

 

何九华抬头,远远地看见了被绑在一棵枯木上的尚九熙。还有周围看守的人。

 

何九华用尽了力气,把迷雾弹扔了出去,踉跄着扑向枯木,在倒下的一瞬间,用手里的小刀割开了麻绳。然后便扑倒在地失去了意识。

 

 

 

尚九熙看到远处散开的烟雾和一个个倒下的打手,漂亮的眼睛眯了一下便知道何九华做了些什么。因为距离较远,尚九熙来得及在失力之前捂住了口鼻。

 

 

慌张地伸手去扶地上趴着的何九华,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腕被不小心划伤了。把何九华栽倒的头扶正,点点鲜血沾在了那人发紫的嘴唇上。就那样一边捂着嘴,一边搀扶着何九华往回走。

 

尚九熙甚至不知道为何要带着何九华一起走。

 

明明他落在谁手里的下场都一样。

 

但是他却真真实实地救了何九华。这人很好。尚九熙的脑子里满是这句话。无厘头但是令他开心。尚九熙看着逐渐恢复意识的何九华开心地笑了笑。

 

他听到何九华嘟囔着什么。虚弱,声音太小。尚九熙几乎把耳朵贴上了那人的嘴唇。

 

 

 

"你的血……疫苗……"